章节目录 第三四七章 商朝宗比本王有福气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 www.BIQUGEW.CC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    高渐厚跟入,顺手将门给关了,守在了门内。

    阁楼上面,左右敞开的两扇窗内,车不迟和谢龙飞各守一扇,观察着外面。

    “牛有道,管芳仪,见过王爷。”两位来客一起拱手见礼。

    英王昊真随和笑道:“本王对二位也是久仰大名,坐吧!”

    伸手请了一下,宾主围在桌前坐下,木九束手站在昊真一旁。

    “何事非要面见本王?”昊真问道。

    牛有道目光左右示意了一下,喻指有外人在,方便吗?

    昊真:“但说无妨!”

    既然如此,牛有道也不跟他拐弯抹角了,“有件事想请王爷帮忙。”

    昊真:“本王能帮上的一定帮。”

    牛有道讶异,没想到这位如此爽快,然而对方随后又慢吞吞补了一句,“不过有违国策的事情本王是不会干的,譬如战马!”

    显然,昊真也猜到了牛有道此番来齐国是为战马来的,怀疑找他是为战马的事。

    牛有道:“战马,陛下已经给了我,不劳王爷。”

    这厮又在这骗人了!管芳仪表面不动声色,心中却在暗暗嘀咕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父皇给了你战马?”昊真疑惑一声。

    牛有道手伸进了袖子里,摸出了一块令牌,迎面亮给了对面的昊真看,“战马出境,对我来说,不是问题,这事还望王爷保密。”

    见到他手上令牌,昊真“哦”了声,微微颔首,心中却有些惊讶,在迅速琢磨这位跟自己老子的关系。

    对面的木九自然也看到了令牌,目光闪了闪。

    昊真:“既然是父皇私下的意思,本王不会过问,自当不知道这回事。不过本王想问一句,你今天来见本王,究竟是你本人的意思,还是父皇的意思?”

    站在门口的高渐厚也想看看牛有道手上的是什么令牌,奈何看不到。

    管芳仪也想看看牛有道手上的令牌,奈何牛有道顺手一放,就将令牌收进了袖子里,只看了个令牌侧面。

    此举令管芳仪牙痒痒,看昊真的意思,牛有道手上的令牌似乎真有那作用,这混蛋居然从未向自己泄露过。

    同时也有疑惑,既然有底牌能弄到战马,何故还要弄这么麻烦去劫别人的战马?

    牛有道:“和皇帝陛下无关,是我个人的私事。”

    昊真:“有什么事情是父皇办不到的,需要本王来办?”言下之意是,你能直接跟皇帝联系,还用得着找我这个王爷?

    牛有道:“皇帝陛下不会帮我这个忙。”

    昊真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牛有道:“想请王爷帮我扣下一个人,一个朝廷官员,把人交给我!”

    昊真迅速与木九对视一眼,复又问:“私下扣下朝廷官员,你在开玩笑吗?”

    牛有道:“不是玩笑,否则也不会找王爷。”

    昊真:“不知哪位朝廷官员惹牛兄你不高兴了?”

    牛有道:“西院大王的手下,名叫章行瑞!”

    章行瑞?昊真皱眉,对这个名字竟然没什么印象,肯定不是什么大员,否则他不可能没印象,偏头看向一旁的木九,“皇叔手下有这个人吗?”

    木九欠身道:“有,在西院那边负责皇族产业登记的闲散官员,三品官,很寻常,也很普通,平常并不起眼。”

    昊真越发奇怪了,回头看向牛有道:“一个低调且并不起眼的官员,何以会让名满天下的牛兄如此惦记?”

    牛有道笑了,“王爷同样很低调。”

    昊真平静道:“本王有什么好高调的?”

    牛有道也没必要跟人家往深里扯这个,有些话点到为止,大家心知肚明就行,回到正题:“陷阴山鬼母,不知王爷可曾听说过?”

    昊真:“略有耳闻,莫非和这个章行瑞有关?”

    牛有道:“章行瑞是鬼母在俗世的后人,是鬼母的曾孙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昊真、木九、高渐厚,还有楼上侧耳倾听的车不迟和谢龙飞,皆惊讶!

    昊真低垂的眉眼渐渐张开了,目光变得深邃,露出别样气势,问:“西院大王知道吗?”

    牛有道:“知道,而且一直在为此保密!由此可见,这个章行瑞看似低调,实则是对他的一种保护,能让西院大王这般关照保密的人,可见鬼母对这曾孙的重视!”

    昊真静默了一阵,脑中瞬间想了许多事情,之后又道:“不管那个章行瑞是不是鬼母的曾孙,这点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他是朝廷官员,私下扣押朝廷官员的责任谁都担不起,本王更担不起这个责任!”

    牛有道:“我不会让王爷难做,只是扣押一段时间,事后我会把人完好无损地还给王爷。而且我保证,事后无论是西院大王,还是鬼母,都不敢声张,对王爷不会有丝毫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昊真:“你保证,你拿什么保证?简直荒谬!”

    “王爷能借一步说话吗?”牛有道站了起来,向外做了个伸手相请的手势。

  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 1/2

上一章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