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 黄豆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 www.BIQUGEW.CC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    之所以有此一问,是有件事情她迟早得想起来,只不过是看到酒壶提前想起罢了,来到这边后基本上滴水未进,也就是走仪式的时候喝了一杯交杯酒,怎会着了道,难道是这酒水的问题?

    文心回:“家里那边送来的。”

    凤若男又问:“这酒水检查过吗?”

    文心:“奴婢亲眼看到管家带人把送这边的吃用物品仔细检查过,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凤若男默了一下,家里那边担心朝廷对商朝宗这边下毒手,肯定是会仔细检查的,应该不会有问题,按理说家里也不应该这样对她才对,那问题出在了哪?

    她又追问:“这酒水中途可有经过其他人的手?”

    两人一起摇头,文心道:“其他宴客的酒水不知,送到洞房的酒水是最上等的一坛,来到后特意直接交到了我们的手中,不曾经过其他人的手。”

    凤若男沉声道:“确认没其他人碰过?”

    两人心想这是怎么了,难道还有人在酒水里下毒不成?再次一起摇头。

    那是怎么回事?凤若男心里嘀咕,目光落在了烛台那边,起身慢慢走了过去,步幅不敢太爽快,昨晚被某人给祸害的不轻,今早追杀是一怒之下顾不上。走到烛台,发现两支大红烛已经燃尽,只有销融的蜡块斑驳。

    她伸手剥了一块蜡,拿起放鼻子前嗅了嗅,正准备吩咐人拿去检查一下,文丽突然哦了声,“小姐,这酒好像是有人接过手。”

    凤若男霍然回头。

    文心惊讶道:“有吗?”

    文丽问:“你忘了吗?昨天那个白胡子老头不是拦住了我们检查吗?”

    文心一愣,想起来了,立刻也对凤若男点了点头,表示确有其实。

    凤若男咬牙道:“这里哪来的什么白胡子老头?”

    文丽:“奴婢也不知道,他说他是王爷的护卫。”

    一听说是商朝宗的人,凤若男立马追问:“快说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昨个,奴婢二人端着酒水过来时……”文丽把当时的大概情况详细讲了遍。

    听完后的凤若男快步过去,捡起了地上的酒壶,打开壶盖闻了闻,闻不出什么名堂,朝里面瞅了瞅,发现大部分酒水都倾覆打掉了,里面只有一点残余。她推壶到文心跟前,沉声道:“喝掉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”文心愕然,不知她究竟要干什么,本不以为这酒能有什么问题,结果被凤若男神神鬼鬼这么一搞,弄她都有些害怕了,可是没办法,只能是接到了手中,战战兢兢地对着壶嘴,慢慢倒进了自己口中,硬着头皮咕嘟咽下肚,壶里也就剩下了一口的量。

    接下来就是等,走回榻旁坐下的凤若男闭上的双眼,静静等候,似乎已经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盏茶的时间过去后,文心忽发出微弱声音,“小姐…”

    凤若男猛一睁眼看去,只见文丽摇摇欲坠,眼看着身子骨软了下去,噗通坐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姐姐。”文丽惊呼,赶紧蹲下去扶。

    凤若男亦抢步过来查看,文心四肢软趴趴的,有气无力的样子,双眼似乎瞌睡了一般,半睁不睁的。

    她一看就明白了,这状况和她昨晚一般无二,那酒果然有问题!

    “小姐,姐姐她怎么了?”文丽着急问道。

    凤若男挥手示意她将文心扶到榻上去,自己搭手帮了一把。榻上放倒了文心,凤若男对文丽道:“放心,她没事。我问你,那个白胡子你知不知道叫什么?”

    文丽摇头:“奴婢不知。”

    凤若男:“再见到他,你能认出来吗?”

    文丽连连点头:“能认出。”

    凤若男咬牙切齿嘀嘀咕咕了一些只有自己才知道的狠话,心态似乎转变了过来,开始找自己的衣服穿。

    前面为了追杀商朝宗,她里面不着片缕,只套了身上这件外套,这种事情在这年头还真不是一般女人敢做的,不愧是长期混在男人堆里的女人……

    太守府,凤凌波和彭玉兰坐在桌前用着早点,一旁有人汇报着凤若男那边的情况。

    听到凤若男一大早将商朝宗打出洞房,一路提剑追杀,夫妇二人提着筷子目瞪口呆,小汗一把,知道自家女儿彪,没想到这么彪。

    凤凌波挥了挥手,示意禀报者退下后,苦笑着摇了摇头,继续埋头用餐。

    彭玉兰却是一脸担忧,伸手一把抽掉了他手上的筷子,“昨晚打一场,一早又提剑追杀,都闹成这样了,你还有心思吃的下去?”

    凤凌波摊手:“那能怎样?人家两口子的事,清官难断,总不能因为这个连饭都不吃了饿死吧?再说了,情况很明显,商朝宗压根不是你女儿的对手,打不赢你女儿,你女儿不吃亏,挨打的是商朝宗,你有什么好担心的?”

    彭玉兰瞪眼道:“你这叫什么话,总不能长期这样下去吧?”

    凤凌波叹道:“要我说呀,你当初就不该让她练武,得亏是商朝宗娶了她,换了一般普通人挡不住她的拳脚,只怕新郎官洞房晚上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 1/2

上一章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