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君(跃千愁) 第六二一章 叛乱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 www.BIQUGEW.CC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    而吴公山之所以被商建雄骂做乱臣贼子,只因吴公山也是宁王旧部,和邵登云差不多的意思,面对朝廷的清洗不得不自立来自保,只是邵登云当初没找到那么硬的靠山,需要倚仗外力叛了国而已。

    吴公山却傍上同仙阁的大腿,和同仙阁一拍即合,有同仙阁的背景关系,在紫金洞的默许下,占了苍州拥兵自重。

    原本的同仙阁和早先的天玉门差不多的意思,打通了三大派的关系,在燕国境内东占一小块地盘,西占一小块地盘,势力范围零零碎碎的。

    比天玉门强的是,同仙阁占的零碎地盘多,实力也远强过天玉门,散碎地盘早就满足不了同仙阁的胃口,奈何有紫金洞压着,不让同仙阁乱来。

    吴公山的找来,麾下都是宁王原来的人马,兵强马壮,足以覆盖一方,给了同仙阁自立一方的本钱。

    同仙阁迅速疏通了紫金洞的关系,而后将地盘化零为整,换取了苍州一整块地盘自立。

    让同仙阁得势,固然有紫金洞上任掌门的影响力,某种程度上三大派也需要有世俗力量制衡世俗皇权,因此在燕国类似同仙阁这种状况的一些地方,都是因为有三大派的背景。

    没三大派的默许,也很难立足,就如同天玉门要取南州,事先要得到三大派认可。

    至于吴公山这种拥兵自重的,在燕国境内的基本上都是宁王旧部。

    宁王还在世的时候,专治燕国境内各方不服,各种拥兵自重早就被宁王南征北战给打服了,各地的修行门派也都乖乖恪守规矩,也换来了燕国一时的强盛势头,令周边各国畏惧。

    正因为见国内一统了,觉得无忧了,加之朝中某些人受到宁王的压制不甘心,极力唆使商建雄,譬如童陌之流,令商建雄对宁王蠢蠢欲动。结果宁王一死,宁王那些不甘心伏诛的旧部又东一个西一个的自立了,以至于如今的燕国成了这般模样。

    三大派暗怪商建雄无能,商建雄又暗怪三大派是祸乱根源。

    人与人之间,利益与利益之间,互相牵扯,极为复杂,其中的事情远非三言两语能说清。

    不管刚才被三大派逼迫,是如何的受辱,一听说曲云空遇刺,商建雄亦高度警惕了起来,意识到了问题不简单。

    他毕竟是燕国的皇帝,再不济也是守着祖宗基业的那个人,他也是最不希望看到燕国分崩离析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苍州若在外敌虎视眈眈的时候出事,绝非好事!

    大殿内的气氛瞬间另变,三大派行动了起来,商建雄也命谍报司行动了起来,迅速查探苍州那边的情况。

    三位掌门临时落脚在了皇宫内没有回去,也是为了与商建雄这边互通有无,便于及时全面分析情况。

    结果没两日的工夫,不用分析,情况也出来了。

    苍州反了!

    吴公山怎么死的蹊跷不说,吴公山的弟弟吴公岭,原是吴公山的副将,本也掌握着苍州不小的兵权,也是宁王的部将,此时全面接掌了苍州的兵权,杀了一些吴公山的亲信后,挥兵攻打了燕国元州。

    同仙阁的一位长老单东星,临时代管了同仙阁的掌门之位,并诛杀了上任掌门曲云山妻儿子女及曲云山的一干亲信弟子。

    诛杀的理由是为掌门报仇,说曲云山的妻子意图谋夺掌门之位,协同一伙人谋害了曲云山。

    不管这个理由外人信不信,同仙阁内部似乎信了,为掌门报仇后,立刻配合吴公岭的大军对元州进行攻伐。

    在这背后,还出现了韩国和宋国三大派的人配合。

    说来和牛有道还有点关系,介入此事的正是牛有道的结拜兄长全泰峰和结拜姐姐惠清萍。

    两人在南州未能得逞的事,转道苍州后却得手了,成功掀起了燕国内部的风浪。

    面对袭击,元州第一时间反抗自是不说。

    然元州如同定州一般,抽调了大量人手抵边,参与防御韩宋两国的军事部署。这种状况面对宁王身经百战的旧部人马,元州如何是对手,被打的节节败退,只能以袭扰战术拖延,以待朝廷援兵。

    南州攻打定州之事刚在京城掀起哗然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苍州又开始造反,京城骚动。

    召集群臣议事前,商建雄先召了童陌到御书房。

    童陌能居燕国宰执之位,自然是极得商建雄信任的,但凡大事,商建雄都要先召见他商议,先拿个大概的主意。

    君臣密谈,童陌忧虑前有狼后有虎,定州之事未决,又出了苍州之乱,不免先问及定州的事怎么决断?

    商建雄也没瞒他,将三大派逼迫割让三郡之事告予,此事商建雄深以为恨!

    听得这般,童陌好一阵思量之后,徐徐道:“边军聚集防御韩宋两国的重兵乃国之根本,不管发生什么,都绝不可动摇,一旦松动,大燕必将乱成一锅粥!”

    商建雄:“宁王旧部乃虎狼之师,元州人马难挡,周边人马也难挡,若坐视,恐生剧变。”

    童陌:“也该三大派出力了。”

    商建雄不解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 1/2

上一章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