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君(跃千愁) 第五二八章 暗藏杀机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 www.BIQUGEW.CC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    面有愧色的钟阳旭瞅了眼这个一点都不顾忌掌门身份的年轻人,不知他是谁,不过看到靠近的红娘后,立马猜到了是谁,他早年在齐京也远远见过红娘一面。

    他还不知道大禅山与牛有道的谈判经过与结果,所以有些诧异牛有道的大胆。

    被人当众讥讽,皇烈脸上有些挂不住,冷哼道:“事先就不该以金翅传讯,该等我等直奔而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牛有道反问一句,“皇掌门的意思是说,这里漏的跟筛子一样,我们来到这里后反而能不惊动他逃跑?”

    一句话堵的皇烈无语,道理很简单,大禅山之前未能掌控住这里,他们一到,照样会触动邵平波的预警,照样会惊动邵平波逃离。问题的关键不在金翅传讯是否先到,而在于大禅山太自以为是了,给了邵平波太多的漏洞可钻。

    话虽这样说,牛有道也只是阻止人家推脱责任,自己其实还是在自责的,等到自己来了再动手的话,有自己亲自坐镇,只怕邵平波未必能顺利脱身,因为面对邵平波他比大禅山更慎重、更警惕。

    后院出来个人,在几名大禅山弟子的‘护送’下出来的,邵登云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皇掌门来了。”邵登云来到皇烈面前行礼后,叹了声,“是为那孽子来的吗?都是我教子无方,实在是罪过。”

    皇烈冷冷看着他,知道这位不肯配合抓捕,心中确实迁怒,但最终还是憋出一句,“一码归一码,和邵兄无关。”

    听出了这头发花白的威武汉子是谁,但还是头次见到,牛有道不禁上下打量,发现和邵平波长的并不像。

    这位体格魁梧高大,气势吞吐,邵平波则长的俊美阴柔。

    邵登云的目光也落在了他身上,见他穿着不是大禅山的服饰,年纪轻轻模样,又能和皇烈并肩而立,自然用意引起关注。尤其是,他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杀机。

    对几乎沙场戎马一生的邵登云来说,对杀机的察觉尤为敏锐,这个年轻人对自己不善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?”邵登云请教一声。

    大禅山诸人皆看向了牛有道,因为都知这位和对方的儿子是死对头。

    牛有道笑露贝齿,“牛有道!”

    邵登云瞳孔骤缩,终于明白了对方为何对自己隐隐怀有杀机,没想到这位还敢来这里。

    反过来说,他也明白了对方是有恃无恐,已经左右了大禅山这边,是跑来对自己儿子赶尽杀绝的。

    “久仰,原来你就是那个杀燕使的牛有道,果然是一表人才。”邵登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牛有道笑眯眯道:“原来你就是宁王商建伯一手提拔最后却背弃商氏的邵将军,久仰久仰。”

    此话戳中了邵登云的痛处,令其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牛有道斜睨钟阳旭,“钟长老,邵平波有没有躲在刺史府,刺史府搜查过没有?”

    钟阳旭叹道:“他已经从地道跑了!”

    牛有道:“也就是说没有搜查过,还是再仔细搜查一下的好。”

    此话看似多此一举,不过皇烈很快明白了过来,也许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,坐镇这边的人居然疏忽了,当即瞪了钟阳旭一眼,沉声道:“给我再仔细搜一遍,不要漏过任何一块地方!”

    牛有道的确是怕出现灯下黑的状况,怕让邵平波钻了空子。

    “是!”钟阳旭汗颜,赶紧招呼人去搜查。

    见牛有道当着自己的面毫不客气地摆出针对自己儿子的情形,邵登云也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杵剑而立的牛有道手指动了动,搭在剑柄上的手似乎有些不安分,盯向邵登云的目光中的杀机更是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一只手伸了过来,皇烈一只手掌压在了牛有道扣剑的手背,摆明了在劝他不要乱来。

    牛有道抬头看天,心思诡谲。

    他明白皇烈的顾忌,一旦杀了邵登云,北州大乱,就没办法再和燕国三大派谈下去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想跟三大派谈,就得有谈的资格,三大派能跟你谈是因为你能把北州顺利交接,只有控制着北州的修行势力和俗世势力一起拱手让出北州,燕国那边才能轻易控制住北州。

    否则北州乱了,燕国要和韩国抢夺北州的话,人家还跟你谈个什么劲,还需要答应你的条件吗?

    大禅山也就没了资格轻易从北州脱身去接掌南州,现在杀了邵登云不符合大禅山的利益,同样也不符合牛有道的利益,皇烈因此而劝。

    牛有道点了点头,表示明白,又对邵登云道:“邵将军,这里你熟悉,可否屈驾带我走走看看?”

    邵登云冷冷道:“没那个必要,我这里不欢迎你!”

    牛有道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正欲开口,忽有一名大禅山弟子来到,拜见过皇烈后,对钟阳旭禀报道:“师傅,城外那个庄子里查出了点线索,一名下人看到,有几名蒙在黑斗篷里的人驾驭着三只飞禽带走了邵平波和邵登云。”

    皇烈立问:“知不知道那些人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弟子回:“打杂的下人,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 1/2

上一章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