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君(跃千愁) 第五二六章 竖子欺我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 www.BIQUGEW.CC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    这边灯光突然暗了些,也引起了牢内两名看守修士的注意,一人闪身而来,落在了牢笼外查看,未看出有什么异常。

    邵三省怔怔看着里面的邵平波,有人在,他不敢露出什么端倪,但是看向邵平波的眼神很复杂。

    闭目垂首中的邵平波徐徐道:“灯灭了,添灯油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邵三省起身,当着那修士的面撤开了牢笼的铁栓,打开牢笼进去了。

    他能自由进出牢笼内并不奇怪,邵平波并非真正的犯人,大禅山并未做的太绝,允许邵三省进去照顾邵平波所需。

    邵三省入内侍弄着墙壁上的灯盏,没发现异常的修士也转身回去了。

    熄灭的油灯再次被点亮,邵三省低声道:“大公子…”

    邵平波微微摇头,“不急!也许是误会,再看看。”

    转身走到隔阻的铁栏前,看着牢门方向,等候着。

    “开门!”牢外隐隐传来钟阳旭的沉喝。

    铁链稀里哗啦的声音响起,大牢之门咣当打开,进来了数人,以钟阳旭为首。

    “师傅!”牢内两名看守弟子赶紧行礼。

    站在牢笼内的邵平波盯着,盯着手持宝剑的钟阳旭大步而来,脸颊狠狠抽搐了一下,最后一丝希望破灭。

    钟阳旭也看到了牢笼内的邵平波身影,盯着走来,神情凝重。

    邵平波忽双臂大袖一展,双手一拱,躬身,大声遥拜道:“伯父,勿伤家父!”

    站在另一盏灯盏前的邵三省出手了,抓住墙壁上灯盏的把柄,用力一推,墙壁内咔嚓一声响。

    地牢走廊内,一道铁栅栏突然从天而降,咣当震撼落地。

    钟阳旭等人一惊,铁栅栏落下的同时,稀里哗啦的石块如山崩般落下,将那处变不惊、一动不动拱手遥拜的身影给遮断。

    “啊!”大禅山等人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钟阳旭又惊又怒,锵!宝剑出鞘,挥剑连劈,将土石轰隆隆清开。

    咣咣咣!宝剑劈在阻隔的铁栅栏上,竟只砍出几道痕迹,无法斩断,这铁栅栏竟是上等精钢所锻造。

    最终,在钟阳旭的怒掌狂轰中,铁栅栏连同墙体一起倾翻。

    待到一伙人轰开土石,破出一道缺口冲入,地牢尽头的那间牢笼内哪还能看到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邵平波和邵三省竟然凭空消失了。

    犹记邵三省出手推动灯盏时的情形,闪身入内的钟阳旭迅速推动灯盏,正面墙壁似乎一松。

    钟阳旭顺手一推,墙壁朝里侧稍微翻转,翻转出一条黑幽幽的洞口,有台阶向下。

    “跑不远,追!见之立杀!”钟阳旭怒喝。

    几只月蝶闪出,几名大禅山弟子陆续钻入了地道中,钟阳旭也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月蝶展翅,快速在地道内飞掠,地道很长,也不知通往哪里。

    追到一半路程的时候,钟阳旭就意识到了不对劲,凭邵平波那凡夫俗子的速度,不可能跑那么快,再凭他们的速度,应该追上了才对。

    尽头,一伙人追到了地道的尽头,发现了一间石室,再无其他去路。

    月蝶光芒下,石室内简单摆放有桌椅。

    一伙人匆忙敲打四周墙壁和地面,施法查探有无其他密道。

    钟阳旭走到了桌旁,只见桌上摆着一张纸,上面写有一行字:饶尔等一命,勿伤家父,免大禅山灭门之祸!

    结合环境,纸面上的意思不难理解。

    貌似在说,能把你们诱到这里,要杀你们易如反掌,不杀你们是因为顾忌我父亲。我饶过你们,你们也不要伤害我父亲,不然我必将大禅山给灭门!

    “竖子欺我!”钟阳旭大叫一声,纸张紧攥在手中,气得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道警言绝非刚才临时所书写,看上面的字迹新旧程度就知道,这是早已写好备在这里预防这一天的。人家邵平波若不逃,他们就看不到这封信,反之则必然会看到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大禅山所谓的关押看守就是个笑话,人家若想脱身,早就能脱身离开,不必等到现在。

    再想到邵平波不慌不忙拱手拜别时的情形,是何等的从容不迫,是何等的气定神闲,简直视同大禅山如无物,犹如一记耳光狠狠抽在这位坐镇刺史府的大禅山长老脸上,让钟阳旭如何能不气。

    若是让邵平波在眼皮子底下这样给跑了,让他如何向宗门交代?

    “来路上定有其他密道,给我搜!”钟阳旭怒吼,震的石室内嗡嗡响。

    的确如他所言,一群人花了点时间往回搜索,真的发现了地道中的另一条密道。

    密道其实就在地道入口处不远的地方,但不知开启的机关在哪。

    轰隆一声,密道封口被强行轰塌,钟阳旭等人再次追入,在密道内的墙壁上发现有血迹,地上也有滴落的血迹……

    城外,一座庄子里,一间孤零零的杂物间的门被推开。

    邵平波和邵三省迎着晨曦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啊吧啊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 1/2

上一章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