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君(跃千愁) 第五二零章 让他们玩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 www.BIQUGEW.CC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    为何认为是被耍,而不认为是自己这边误会了?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牛有道在黄通面前招摇恐吓,故意在那吓唬人!

    等于白白惊慌错乱一顿,自己吓自己,大老远马不停蹄跑这来纯粹是自找麻烦,真正是被耍了一趟狠的。

    尽管知道被耍了,可是没办法,还得硬着头皮继续谈下去,信不是还得送到人家手上,回头还不是得要跟人家谈嘛。

    幸好的是,如同邵平波说的那般,谈不拢大不了继续保持原样,继续让两边势力互相制衡。

    最让人恼的是,偏偏还不能告诉六大派你们被牛有道给利用了,难道能说本来是不想和你们谈的,是被牛有道给逼的?

    真正是吃了个哑巴亏,有苦说不出。

    就说嘛,牛有道凭什么说动六大派瓜分北州?

    “看来邵平波是被小贼给吓怕了,随便有点动静就当真了。不过邵平波说的也没错,这小贼的确是要除掉了,说不得要帮天玉门一把…自己找死,可就怨不得别人了。”皇烈咬牙冒出一声。

    月色下陪同的黄通等人脸色也不好看,亦微微点头,对掌门的话表示赞同,这次的确被耍惨了,不气都不行。

    “邵平波那边要放出来吗?”黄通问了声。

    皇烈冷哼,“牛有道吃饱了没事干,好好的折腾我们干什么?我看就是那厮挑起的,继续关着!既然不承认,那就好好熬他一阵,让他长长教训!”

    说起来都火大,硬生生憋了一肚子的火,之前面对六大派还得强颜欢笑……

    表面上看,他刚来只是初次拜访,背地里谈判还得继续。

    也不敢明着来往,既然邵平波已经提醒了牛有道在万兽门可能有人,自然不会吃这个亏。

    燕韩两国的势力也不敢让彼此知道,自然是怕对方干扰,影响自己顺利接手北州。

    双方表面上没什么动静,暗地里却派了人在万兽门之外碰头。

    谈来谈去,出现了胶着点,大禅山不想放弃在北州的利益,可燕韩两国的势力也不可能继续让大禅山把持北州,名义上的归顺有屁用,实际掌控权在你们手上的话,还不是随时想反就反。

    双方,实际上是三方在围绕这个谈。

    当然,这都是大禅山故意造成的,欲故意让谈崩,之后没得谈就算了,恢复原样呗。

    知道牛有道是故弄玄虚,这边就更有底气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山涧,溪流旁,垂萝前,牛有道徘徊着,问:“真没有再接触?”

    晁胜怀的声音从垂萝后传出,“真没有,至少我是没发现他们有再接触。六派看门的同门我也都问过了,皇烈就拜会过六派一次,之后未再登门,也未见六派再有人与大禅山的人接触过。”

    牛有道:“确认皇烈还未离开万兽门?”

    晁胜怀:“我说牛有道,我有必要骗你吗?最近盘踞在我万兽门的门派多的是,因为蝶梦幻界这种情况很正常。再说了,皇烈现在也在逐一拜访其他门派。”

    他不耐烦是因为不知道牛有道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牛有道:“好!一旦发现皇烈离开,必须第一时间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晁胜怀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我警告你,不要再惹事了。”

    牛有道:“他正好欠我四百万,我得想办法向他收账,哪能让他轻易跑了,给我盯住他,等他事完,我就找他讨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晁胜怀彻底无语了,感觉自己好像还得非帮他盯住不可了。

    将这厮打发走了后,牛有道在溪边小坐了一阵才返回。

    一上山缘,等候在山缘的袁罡看了眼那垂萝之地,低声问道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牛有道把晁胜怀说的情况大概讲了一下。

    袁罡迟疑道:“等发现他要走了,等到晁胜怀来报,会不会有点晚了,会不会出纰漏?”

    牛有道呵呵,“上了钩,跑的了吗?跑了也能把他拉回来。”

    袁罡:“你认为他们在暗中谈?”

    牛有道:“你以为他呆在这干嘛?呵呵,还有个天玉门,赖着不肯走,说什么等人来,我看这一个个都是心怀不轨。”

    袁罡:“倘若真没谈呢?万一提前识破了而刹住了?”

    “信都送出去了,由不得他不谈。识破也没用,除非他们知道了韩国那边信没送过去才停的下来…”牛有道说到这,微微点了点头,“三派那边倒是不敢保证不会出内奸…事情到了这一步,不容失误,也罢,为了稳妥起见,看来得请客了。”

    袁罡不解:“请客?”

    牛有道笑言:“当然是请那位皇掌门,有没有背着我们偷偷谈,一探便知!”

    “请的动吗?”

    “寻常也许请不动,但这次必然能请动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邀请的帖子是许老六送过去的。

    亭台楼阁间,看过帖子的皇烈负手来回踱步。

    接手帖子也看了遍的黄通冷笑,“宴请,他以为他是谁?无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 1/2

上一章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