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君(跃千愁) 第四二八章 扎堆出事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 www.BIQUGEW.CC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    罗安目送飞禽去向,道:“大帅,好像是宫里的人。”

    虽没看清飞禽上站的是什么人,但是瞥到了披风内的猩红内衬,很眼熟。

    他以前也在宁王商建伯身边跟过,见过不少宫里人的穿着,熟悉。

    蒙山鸣的年纪大了,视力不如他,没看清,闻听后略露思索神色,不知宫里的人这个时候来这里是要干什么……

    大型飞禽刚在城中一块空地落下,十几名天玉门弟子已经飞掠来到。

    身穿宫内官服的尕淼水纵身落地,披风一甩,荡在了身后追随他的脚步,无视天玉门弟子的虎视眈眈,大步而行直闯。

    两名跳落的护卫左右跟随,飞禽振翅升空而去。

    在天玉门弟子的左右钳制下,一行一路向府衙而去。

    府衙内的凤凌波接到消息,没有出大门,站在了大门内的院子里等候,天玉门弟子在周围明里暗里戒备着。

    凤凌波也奇怪,尕淼水跑来干嘛?连朝廷都拿这边没办法,想自找没趣吗?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南州还是燕国的,他也还是燕国的官员,朝廷来了人,非必要的情况下,还是要见见的,也想看看对方突然驾临想干什么。

    外面脚步声响起,头戴宦官官帽,拖着一袭披风的尕淼水从门外的台阶后面逐渐升高露面,端着气势径直闯入,披风内的猩红内衬不时翻露。

    他也不怕势单力薄前来会有危险,除非这边想公然造反,否则不敢动他。

    之前下五郡攻打南州之前,还知道往周守贤头上扣屎盆子说是平奸佞,能找借口就说明这边还没胆子造反。

    宾主最终面对面站在了一起,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凤凌波脸上渐露笑意,拱手道:“中车府令大驾光临,有失远迎,还请恕罪!”

    尕淼水多话没有,披风一甩,亮出了一份黄绢圣旨,“陛下旨意,立刻请庸平郡王商朝宗出来接旨!”

    凤凌波愣了一下,呵呵笑道:“庸平郡王出去巡视去了,暂时恐怕没办法接旨!”

    然而对尕淼水来说,这并不重要,商朝宗被控制了早就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,他只需把旨意传达到这边就行,冷漠道:“这里目前由谁主事?”

    凤凌波笑道:“暂时由下官效力。”

    尕淼水:“既然庸平郡王不在,那就烦请凤郡守代为传达吧。”

    凤凌波皮笑肉不笑道:“这不合规矩吧?”

    尕淼水不理他,直接张开了旨意,当众宣读……

    宣完旨的尕淼水没有任何逗留,调头就走了。

    凤凌波铁青着脸色,一双泛着杀机的双眼目送尕淼水离去,连句客套的送客话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凌波,这是怎么回事?”一旁的彭玉兰问了声。

    “还能是怎么回事,无非是想恶心人,想在南州制造矛盾好渔利!朝堂上的一群小人别的本事没有,惯会耍这种手段,燕国就是败在这些人的手上!”凤凌波冷笑着扯开圣旨看了看,看过之后“啪”一声摔在了地上,一脚踩了上去拧动。

    这一脚的意义证明了他根本不把这圣旨给放在眼里,他也不可能因为这圣旨将到手的果子给送出去,这圣旨对他来说就是笑话。

    可是他心里明白,朝廷这是在故意搞事,绝不会只是一道圣旨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,一旦商朝宗那二十万人马获知南州刺史是商朝宗,他却跑了出来当权,对商朝宗的人马来说,这算怎么回事?那些人马哪怕为了自己的利益,也得闹个明白,回头南州内部肯定要出内乱,到时候够他喝一壶的……

    断崖下的溪流旁,一双精致绣鞋整齐摆放,坐在石头上的管芳仪一双玉足泡在清澈溪流中摆动,姿态妩媚动人。

    牛有道徘徊在溪流旁捡鹅卵石,管芳仪不时扭头看看他,凭她的直觉,感觉牛有道有些心不在焉,不知又在琢磨什么鬼心思。

    不过有一点她倒是明白,南州这一关事关许多人的利益,包括她扶芳园一帮人今后能不能在南州立足。这位道爷表面淡定虽淡定,只怕内心没那么轻松,所以她也保持了安静,没有去打扰牛有道的思绪。

    山崖上,公孙布飞掠而下,飘然落在了牛有道的身边,禀报道:“道爷,京城那边掀起了风声,说朝廷要封王爷为南州刺史。”

    “好,朝廷动手了。”牛有道略露微笑,他之前还担心朝廷那边有顾虑不愿照他的计划行事,毕竟他是站在商朝宗这边的,如今总算等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略松了口气,扭头,手中一块鹅卵石抛了出去,砸在管芳仪面前,水溅了管芳仪一脸。

    管芳仪立刻呲牙道:“找死吗?”

    牛有道:“给金州那边的老八传话,让金州人马加快集结,摆出对南州的攻势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驿站,傍晚时分,一只金翅降落。

    一封来自京城的密信,很快传到了天玉门等一干高层的手中。

    共聚一室的天玉门高层传阅密信,看后,一个个脸色凝重。

    燕京那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 1/2

上一章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